新闻详情
Company News
自走棋手游预约的背后是巨鸟多多和小团队们的共同焦虑
{$itemInfo['publish_time']|date='Y-m-d H:i:s',_ _ _ag真人游戏为您提供包含世界杯,欧洲杯,欧冠杯,意甲(36594.com).ag视讯平台亚洲客服24小时竭诚为广大客户服务,欢迎来战.ag亚游集团以专注服务高级娱乐平台为首要,为玩家提供前所未有的游戏体育!}##} 来源:ag真人游戏-ag视讯平台-ag亚游集团 浏览次数 7

[摘要] 2019年的第一个小爆款《刀塔自走棋》在上线个多月后,终于开启了手游预约。就在上周巨鸟多多工作室宣布自走棋手游开启预约之前,关于这款游戏花落谁家尚未定数,大家只是从巨鸟多多工作微博上的图片可以看到,象征工作室的巨鸟形象嘴里叼个手机,背后意思不言而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短短的几天之后,自走棋手游的预约页面就迅速上架,并且在官网预约的页面上清楚写道:巨鸟多多自主研发、龙渊网络提供技术及发行、imba传媒搭建全球电竞体系。于是,自走棋手游版本尘埃落定,脱离《DOTA2》,龙渊网络负责发行。当巨鸟多多官宣之后,这一预约官网却引来了无数玩家的吐槽。自走棋手游宣传图中,依稀能看到与《DOTA2》船长、影魔相似的英雄在预约页面中,出现的游戏形象已经是脱离了《DOTA2》,不过在部分美术素材上或多或少还留有些许《DOTA2》的特征。但是经过网友仔细辨认后发现,官方此次公布的宣传图中的游戏形象是来自于龙渊网络旗下另一款手游《ProjectDaydream》。也有不少玩家对此表示疑惑,近期龙渊网络CEO李龙飞先生在接受17173采访的时候表示,《ProjectDaydream》项目本身是龙渊于2018年3月启动的一款预研项目,龙渊内部的立项流程往往比较长,一般长达十二个月以上。在这段时间里面,龙渊会做大量的美术设计和剧本设计工作。同时,也会放出一些素材来测试用户的反馈。确实可以说,《自走棋》独立游戏的美术设定沿用了《ProjectDaydream》的风格,但是这并不是临时包装,而是在龙渊已有《ProjectDaydream》的风格基础上做的扩展和延伸。在《自走棋》手机游戏上线后,也会根据玩家的反馈对人物的设定做更多的优化和调整。虽然如此解释,不过对于这种小爆款直接套用老游戏的美术素材,还是有一些微妙。除此之外,在预约过程中,有不少的玩家表示打不开绑定界面或者是图形码看不见。而这一情况基本上到了晚上20:00左右才有好转。无论是套用老游戏的素材,还是预约出现问题,都可以认为是官方太着急推出预约产生的问题,而这背后的焦虑的又是什么呢?自2019年1月发布起,《刀塔自走棋》在短时间内受到国内外广泛欢迎,目前每日在线万人,并且通过国内外几大直播平台的推动,《刀塔自走棋》的各种比赛活动也人气颇高。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巨鸟多多工作室并没有与《DOTA2》母公司Valve谈拢合作事宜,反倒是在2个多月以来,《刀塔自走棋》只能靠走淘宝商店的模式获取营收。加上国内外多家公司对自走棋商标展开了激烈的抢注争夺,其中不乏腾讯、LINE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可能是迫于竞争压力,这一个略显粗糙的预约页面就出现了。事实上,要说巨鸟多多不着急,那是假的。就在3月17日凌晨,巨鸟多多工作室在微博发表的一篇长文《我们对所有“山寨抄袭”说不!》。在文中,巨鸟多多工作室表示发现@伍声2009在自己的直播间播出“09自走棋”的内容,而其没有获得任何授权。并且声明自己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玩法,数值,代码等知识产权(角色,音乐,音效等知识产权归属美国Valve公司)。同时希望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也加入到打击“山寨”产品的行列,今后禁止一切“山寨自走棋产品”的直播内容,其中包括《魔兽争霸官方对战平台》在内的其他平台的“山寨自走棋产品”,共同维护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简单来说,巨鸟多多是对自走棋的玩法提出了主张,并且声讨一切与自走棋玩法相同的产品。而@黄旭东也针对该长文进行留言:玩法不可能有版权,别想太多了。本身自走棋也是借鉴了战三国这种类型的玩法,如果玩法都要有版权,市面上99%的游戏都会死,比如FPS到底谁是正版?RTS还做不做了?吃鸡类型只能留一款?市面上MOBA类型还有谁?小团队只能拼创意打先手,真的能不能做强做大,最后拼的还是细节和质量。黄旭东的这一则留言恰好一击命中巨鸟多多的焦虑:小团队只能拼创意打先手。这不仅是巨鸟多多一个团队的焦虑,而是以巨鸟多多为代表的一众小团队的共同焦虑。当《自走棋》宣布手游以后,很多人还在疑虑,没有了DOTA2IP的自走棋还走不走得动。其实对于有没有IP,自走棋本身都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毕竟这算是一个比较新鲜的玩法。《刀塔自走棋》诞生于DOTA2的地图编辑器,这种编辑器最早可以追溯到《魔兽争霸3》时期。玩家们可以通过地图编辑器制作出自己喜欢的玩法和内容,DOTA也是来自于此,除此之外,塔防游戏,甚至是非对称对抗的玩法大多都脱胎于此,可以说地图编辑器创造出了很多游戏的玩法。既然是玩法的创新,那么对IP的依赖性就没有那么强。而实际上,在脱离了原本的地图编辑器之后,前面提到的玩法在游戏市场或多或少都是得到了验证和肯定。其实自走棋也一样,没有了DOTA2,自走棋还是自走棋。在DOTA2的平台上面,自走棋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养分。在两个多月的运营时间里面,人气逐渐攀高,市场声量逐渐扩大,都说明了这款游戏并不一定需要存在于DOTA2这一IP下面。脱离于DOTA2这算不算好事?很难去定义,有IP能够更快吸量,没有IP就玩法独立。独立看起来很正面,但是恰好在法律层面上,玩法是不受保护的。也就是说,只要不是照搬美术素材和代码,那么就算出一款一模一样的游戏,去了吃相难看,站到了道德的对立面,好像也没啥问题了。关于玩法抄袭的问题,讲个案例,大家应该还没有忘记沐瞳科技的《无尽对决》,在2017年的时候,Riot在加州法院起诉了《无尽对决》和另外一款手游,声称涉嫌抄袭《英雄联盟》。要求共计赔偿15万美元(约合102万人民币)并立即停止运营。但是法院以“地区不方便受理”为由驳回了Riot的诉讼,才将此案转移到了上海。到了2018年7月,腾讯起诉沐瞳科技获赔1940万元,却不是因为“反抄袭”的胜利,而是控诉的沐瞳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徐振华,违反了“不泄密”和“商业禁止”两项商业竞争内容。徐振华曾就职腾讯,在离开腾讯后才创办了沐瞳科技。在这个案例上我们可以清晰可见,强如腾讯都无法以玩法抄袭胜诉,那么巨鸟多多的这则长文声明也只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同类游戏进行声讨了。“当一切防御消失之后,剩下的事情也就只有进攻了。”这句话印证了巨鸟多多自走棋面临的最大问题。着急宣布手游版自走棋也是巨鸟多多打先手的唯一办法,虽然这能够为这款产品冠上『正版自走棋』的名头,但是谁知道玩家们是不是一定会买账呢?就以DOTA和LOL为例,开拓了市场的DOTA也无法阻止LOL将这个市场带向巅峰,即便是后续发布的DOTA2也无法扳回一城。这种焦虑就像《进击的巨人》中人类面对巨人一般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玩家要的并非是血统纯正,而是要一个能够适应市场,玩法能够持续创新,有足够运营实力的研发发行双组合。虽然不知道巨鸟多多处于何种原因绝对不会授权给腾讯,但是放弃大厂的怀抱,对于小团队来说的确算不上一个明智的做法。小团队出了创意,大厂来抢食的情况在商业市场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连用户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最喜欢的产品原型并不是出自于自己常用的产品。商场如战场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数不清的小团队因为无法持续稳定的输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弯道超车,稍有不慎更是车毁人亡。那么遇见这样的情况小团队是不是真的就无能为力了?当然,专利保护是一方面,但是以游戏玩法为例,很多创新玩法都是来自于上一代的玩法改变,这都是无法追根溯源的,所以你说你自己是创新玩法,但是玩家却说你的玩法脱胎于XXXX,这种口舌之争又能说明什么呢?市场不相信眼泪,商场不同情弱者,想要保证自己能够在创新市场上走下去,如果不想靠投大厂,就想办法做到稳定持续的输出,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小与大的实力之差相当悬殊,即便是再勤奋努力,也难免被人超越。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寻找大厂合作,一方面有了更好的团队和技术可以交流,另一方面资金稳定,可以安心做项目。当然,不是所有的小团队都有这样的机会,这种对于小团队的焦虑,足以让人失去冷静。所以何去何从,这杆秤也只有在自己心中衡量了。苹果和微信大搞创意精品的背后,是什么发生了变化?崩坏三手游玩家日记:每天习惯成自然背后,体现出游戏正慢慢失活Polygon公布近十年最佳游戏名单,DOTA2跌出前100名第五人格:求生者意识提高班第一期!手残玩家也有成为人皇的机会游戏Cos愈发流行,腐团儿是“颜值派”,这位LOL阿卡丽十分像被腾讯放弃的吃鸡手游,上线两年竟然已经停止运营?

  2019年的第一个小爆款《刀塔自走棋》在上线个多月后,终于开启了手游预约。就在上周巨鸟多多工作室宣布自走棋手游开启预约之前,关于这款游戏花落谁家尚未定数,大家只是从巨鸟多多工作微博上的图片可以看到,象征工作室的巨鸟形象嘴里叼个手机,背后意思不言而喻。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短短的几天之后,自走棋手游的预约页面就迅速上架,并且在官网预约的页面上清楚写道:巨鸟多多自主研发、龙渊网络提供技术及发行、imba传媒搭建全球电竞体系。

  于是,自走棋手游版本尘埃落定,脱离《DOTA2》,龙渊网络负责发行。

  当巨鸟多多官宣之后,这一预约官网却引来了无数玩家的吐槽。

  自走棋手游宣传图中,依稀能看到与《DOTA2》船长、影魔相似的英雄

  在预约页面中,出现的游戏形象已经是脱离了《DOTA2》,不过在部分美术素材上或多或少还留有些许《DOTA2》的特征。但是经过网友仔细辨认后发现,官方此次公布的宣传图中的游戏形象是来自于龙渊网络旗下另一款手游《Project Daydream》。也有不少玩家对此表示疑惑,近期龙渊网络CEO李龙飞先生在接受17173采访的时候表示,《Project Daydream》项目本身是龙渊于2018年3月启动的一款预研项目,龙渊内部的立项流程往往比较长,一般长达十二个月以上。在这段时间里面,龙渊会做大量的美术设计和剧本设计工作。同时,也会放出一些素材来测试用户的反馈。

  确实可以说,《自走棋》独立游戏的美术设定沿用了《Project Daydream》的风格,但是这并不是临时包装,而是在龙渊已有《Project Daydream》的风格基础上做的扩展和延伸。在《自走棋》手机游戏上线后,也会根据玩家的反馈对人物的设定做更多的优化和调整。

  虽然如此解释,不过对于这种小爆款直接套用老游戏的美术素材,还是有一些微妙。除此之外,在预约过程中,有不少的玩家表示打不开绑定界面或者是图形码看不见。

  而这一情况基本上到了晚上20:00左右才有好转。

  无论是套用老游戏的素材,还是预约出现问题,都可以认为是官方太着急推出预约产生的问题,而这背后的焦虑的又是什么呢?

  自2019年1月发布起,《刀塔自走棋》在短时间内受到国内外广泛欢迎,目前每日在线万人,并且通过国内外几大直播平台的推动,《刀塔自走棋》的各种比赛活动也人气颇高。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巨鸟多多工作室并没有与《DOTA2》母公司Valve谈拢合作事宜,反倒是在2个多月以来,《刀塔自走棋》只能靠走淘宝商店的模式获取营收。加上国内外多家公司对自走棋商标展开了激烈的抢注争夺,其中不乏腾讯、LINE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可能是迫于竞争压力,这一个略显粗糙的预约页面就出现了。

  事实上,要说巨鸟多多不着急,那是假的。就在3月17日凌晨,巨鸟多多工作室在微博发表的一篇长文《我们对所有“山寨抄袭”说不!》。

  在文中,巨鸟多多工作室表示发现@伍声 2009在自己的直播间播出“09自走棋”的内容,而其没有获得任何授权。并且声明自己拥有《自走棋》游戏的商标,玩法,数值,代码等知识产权(角色,音乐,音效等知识产权归属美国Valve公司)。同时希望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也加入到打击“山寨”产品的行列,今后禁止一切“山寨自走棋产品”的直播内容,其中包括《魔兽争霸官方对战平台》在内的其他平台的“山寨自走棋产品”,共同维护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简单来说,巨鸟多多是对自走棋的玩法提出了主张,并且声讨一切与自走棋玩法相同的产品。

  而@黄旭东也针对该长文进行留言:玩法不可能有版权,别想太多了。本身自走棋也是借鉴了战三国这种类型的玩法,如果玩法都要有版权,市面上99%的游戏都会死,比如FPS到底谁是正版?RTS还做不做了?吃鸡类型只能留一款?市面上MOBA类型还有谁?小团队只能拼创意打先手,真的能不能做强做大,最后拼的还是细节和质量。

  黄旭东的这一则留言恰好一击命中巨鸟多多的焦虑:小团队只能拼创意打先手。这不仅是巨鸟多多一个团队的焦虑,而是以巨鸟多多为代表的一众小团队的共同焦虑。

  当《自走棋》宣布手游以后,很多人还在疑虑,没有了DOTA2 IP的自走棋还走不走得动。其实对于有没有IP,自走棋本身都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毕竟这算是一个比较新鲜的玩法。

  《刀塔自走棋》诞生于DOTA2的地图编辑器,这种编辑器最早可以追溯到《魔兽争霸3》时期。玩家们可以通过地图编辑器制作出自己喜欢的玩法和内容,DOTA也是来自于此,除此之外,塔防游戏,甚至是非对称对抗的玩法大多都脱胎于此,可以说地图编辑器创造出了很多游戏的玩法。

  既然是玩法的创新,那么对IP的依赖性就没有那么强。而实际上,在脱离了原本的地图编辑器之后,前面提到的玩法在游戏市场或多或少都是得到了验证和肯定。其实自走棋也一样,没有了DOTA2,自走棋还是自走棋。

  在DOTA2的平台上面,自走棋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养分。在两个多月的运营时间里面,人气逐渐攀高,市场声量逐渐扩大,都说明了这款游戏并不一定需要存在于DOTA2这一IP下面。

  脱离于DOTA2这算不算好事?很难去定义,有IP能够更快吸量,没有IP就玩法独立。独立看起来很正面,但是恰好在法律层面上,玩法是不受保护的。也就是说,只要不是照搬美术素材和代码,那么就算出一款一模一样的游戏,去了吃相难看,站到了道德的对立面,好像也没啥问题了。

  关于玩法抄袭的问题,讲个案例,大家应该还没有忘记沐瞳科技的《无尽对决》,在2017年的时候,Riot在加州法院起诉了《无尽对决》和另外一款手游,声称涉嫌抄袭《英雄联盟》。要求共计赔偿15万美元(约合102万人民币)并立即停止运营。但是法院以“地区不方便受理”为由驳回了Riot的诉讼,才将此案转移到了上海。到了2018年7月,腾讯起诉沐瞳科技获赔1940万元,却不是因为“反抄袭”的胜利,而是控诉的沐瞳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徐振华,违反了“不泄密”和“商业禁止”两项商业竞争内容。徐振华曾就职腾讯,在离开腾讯后才创办了沐瞳科技。

  在这个案例上我们可以清晰可见,强如腾讯都无法以玩法抄袭胜诉,那么巨鸟多多的这则长文声明也只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同类游戏进行声讨了。

  “当一切防御消失之后,剩下的事情也就只有进攻了。”这句话印证了巨鸟多多自走棋面临的最大问题。

  着急宣布手游版自走棋也是巨鸟多多打先手的唯一办法,虽然这能够为这款产品冠上『正版自走棋』的名头,但是谁知道玩家们是不是一定会买账呢?就以DOTA和LOL为例,开拓了市场的DOTA也无法阻止LOL将这个市场带向巅峰,即便是后续发布的DOTA2也无法扳回一城。

  这种焦虑就像《进击的巨人》中人类面对巨人一般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玩家要的并非是血统纯正,而是要一个能够适应市场,玩法能够持续创新,有足够运营实力的研发发行双组合。虽然不知道巨鸟多多处于何种原因绝对不会授权给腾讯,但是放弃大厂的怀抱,对于小团队来说的确算不上一个明智的做法。

  小团队出了创意,大厂来抢食的情况在商业市场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连用户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最喜欢的产品原型并不是出自于自己常用的产品。商场如战场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数不清的小团队因为无法持续稳定的输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弯道超车,稍有不慎更是车毁人亡。

  那么遇见这样的情况小团队是不是真的就无能为力了?当然,专利保护是一方面,但是以游戏玩法为例,很多创新玩法都是来自于上一代的玩法改变,这都是无法追根溯源的,所以你说你自己是创新玩法,但是玩家却说你的玩法脱胎于XXXX,这种口舌之争又能说明什么呢?市场不相信眼泪,商场不同情弱者,想要保证自己能够在创新市场上走下去,如果不想靠投大厂,就想办法做到稳定持续的输出,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小与大的实力之差相当悬殊,即便是再勤奋努力,也难免被人超越。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寻找大厂合作,一方面有了更好的团队和技术可以交流,另一方面资金稳定,可以安心做项目。

  当然,不是所有的小团队都有这样的机会,这种对于小团队的焦虑,足以让人失去冷静。所以何去何从,这杆秤也只有在自己心中衡量了。

  苹果和微信大搞创意精品的背后,是什么发生了变化?

  崩坏三手游玩家日记:每天习惯成自然背后,体现出游戏正慢慢失活

  Polygon公布近十年最佳游戏名单,DOTA2跌出前100名

  第五人格:求生者意识提高班第一期!手残玩家也有成为人皇的机会

  游戏Cos愈发流行,腐团儿是“颜值派”,这位LOL阿卡丽十分像

  被腾讯放弃的吃鸡手游,上线两年竟然已经停止运营?

篮球头条 新闻中心
友情链接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000-9988
ag真人游戏-ag视讯平台-ag亚游集团